裝修工程

關於部落格
裝修工程
  • 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員作品:映象•大講堂


  映象•大講堂
  (華東政法大ddr4學 劉莉P059)
  越幸運•威剛記憶卡越努力
  你見過凌晨五點的交威剛記憶卡大麽?
  記得剛來交大那幾天對新寢室不是很適應,常常在凌晨四五點醒過來。穿上拖鞋走到陽臺,清晨的陽光慵懶地灑向大地,天開始微微亮,對面寢室樓已經有人或是背上SD記憶卡書包步履匆匆,或是跨上自行車轉眼消失在視線中。六點不到的食堂稀稀拉拉坐了不少的人,門外自行車大軍愈發涌動,混合著青春的熱烈與躁動,在這個原本應該大批學生離校的7月假期,這個校園的清晨早早醒來。新的一天似乎總是這樣開始,按部就班,順理成章。
  想起曾經聽過的一個老前輩的故事,每天堅持4點30分起床鍛煉晨讀,數年如一日,才最終成就了一個又一個學術輝煌ddr4。所有的優秀都是有原因的,或許一個人如此,一個學校也如此。
  越熱愛•越堅守
  十多天的論壇與講座學界業界各路專家輪番轟炸,這種高強度與超大信息量的思想交鋒於我而言是從未有過的。
  還記得劉慶生老師跟我們講的:“年輕就該做記者”。他談起自己十多年從業經歷中去過無數的新聞現場,從地震到暴亂,從60周年閱兵打動深入福島,眉宇間有一絲驕傲又有一些淡然,仿佛在說別人的故事。想起當時剛剛看完紀錄片《點燃理想的日子》的自己,雖然還未荷槍實彈地到實踐戰地中去演練,卻在其中找到了情感的共鳴。一群年輕人,為了追求一種不平凡的生活,為了給自己的青春和理想一個有分量的交代,義無反顧走進了一個他們認為最能夠放置自己生命中最好年華的地方。夢想這個詞語每天每天在我們的耳邊被提起,多到讓我們忘記了它最初的形狀,忽略了它的力量。但卻只有它能在我們筋疲力盡的時候還能在心中放一把火,溫暖、點燃那些我們不願乏味的日子。
  還記得秦暢老師的端莊優雅,言語之間吐露出的對廣播事業滿滿的熱愛。一個人與一檔欄目、一項事業相伴二十年,除了熱愛,我想不出其他更合適的解釋。新聞讓我們看清世界,卻也讓我們陷入迷惘。藥家鑫案件中輿論一邊倒,惡毒的詛咒,憤恨的言語鋪天蓋地而來。我們的人民怎麼了,我們的社會怎麼了?其中不免有民眾對司法公正的不信任與社會公正的缺失等多方原因,但反觀媒體自身,過分營造火藥味濃烈,矛盾衝突激烈的輿論環境更是造成了公共空間的話語失衡。媒體出讓媒體利益以換來公共利益的交融是秦暢老師反覆強調的,更是我們在以後的傳媒工作中應該實踐的。
  還記得鄭保衛老師面對我國新聞學研究的現狀、特點以及重要論題的侃侃而談,活脫脫一本新聞學研究活字典。鄭老師嚴謹的治學態度令我印象深刻。他提起一篇論文的寫成要經過反覆的斟酌打磨,而在面對一位博士生寫的《步入黃昏的中國新聞學》中,他也認真研讀,並立即寫作一篇《步入輝煌的中國新聞學》予以回應。洋洋灑灑幾千字,一揮而就,學術功底與專業素養著實讓人折服。
  還記得童兵老師的親切幽默,七十多歲的老先生,三個多小時的講座中堅持站著講完。一直覺得還沒入行之前,對一項事業的情感只能叫做喜歡,而當你看清了所有現實,經歷了無數困惑之後仍然能夠堅持下去的才能稱之為熱愛。很慶幸能夠在大講堂中學習到學界業界的專業知識,更感觸的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傳媒前輩們對這項事業付諸終身的熱愛。一位七旬老者經歷了歷史的風雨,熬過了那段風雨飄搖的歲月,看到過新聞學的春天,也經歷著新聞業變革與轉型的今天。但說起他熱愛的事業依舊慷慨激昂,依舊號召年輕人們前赴後繼去迎接改革新潮流。對中宣部的幾次點名批評輕描淡寫,對來路的艱苦一笑而過,或許這種堅持與熱愛比任何慷慨激昂的演講更能打動人心。
  越年輕•越瘋狂
  兩個星期前,經歷了兩個小時的路途終於來到交大,後來才知道兩個小時的地鐵行程與小伙伴們三四十個小時的火車、穿越大半個中國的長途跋涉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當時心裡就小聲地嘀咕:“真的有人和你一樣啊……”因為“傳媒”兩個字,三百多名學子從祖國各地相聚於此,從七旬老者後到80後新興力量都在為這項事業而不舍晝夜,這條道路需要青春,需要激情,需要寂寞,需要汗水,但慶幸的是我們從來不是一個人,慶幸的是一路上總有一群滿懷青春與熱血人與你同在,從鮮花到落寞,從清晨到黃昏。
  閱讀與思考得越多越能感到自己的無知與淺薄,在大講堂各位老師與優秀學員的面前更是覺得自己的渺小與無知。小的時候總在想,山的那邊是什麼?後來有人告訴我,你見識得越多,,沉澱得越多,便會爬得越高,看得越遠,而越過了山的那邊你便知道了。感謝為了給學員們打造最優秀的講座與論壇而辛勤勞動的工作人員,感謝用心準備講稿與悉心解答問題的專家學者,感謝這一次的相聚。願自己能將大講堂作為人生中的一個驛站,多思考,多行動,去看看山的那邊是什麼。共勉之。
(編輯:SN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